人大艺苑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人大艺苑

怀念爷爷

2017-06-26 2028次浏览 作者:罗春武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今年清明时节给爷爷坟前上香时已是第三年了。看着绿油油的的杂草,我不禁萧然泪下。

记得我小时候,爷爷每天就是放牛,对他来说,牛是他生活的一部分。少草时,爷爷会从远方割草回来喂牛;夏天了,天气炎热,爷爷总不忘记牵着他的爱牛到小溪里浮水,有时还会为牛搓澡;入冬前,爷爷早早为牛做好了草棚。爷爷为牛所做的一切,或许是牛也感动了吧,每当农耕劳作时,那头母牛总是很勤快,从不偷懒,很快把地耕作完毕。此时,爷爷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,总不忘抚摸牛的脑袋,牛也疼爱地添着爷爷粗糙的老手。

我不知道爷爷与牛情感竟是如此深厚!2001年正月初,母牛死了。爷爷喃喃自语:“头一天还是好好的,今天竟然是这样......”两行老泪顿时夺眶而出,我从没有见过爷爷是如此伤心,在我的印象中,爷爷一直是脸上常挂满笑容的乐观老人。那时,我已经上高中,不免鼻子一酸,差点眼泪夺眶而出,我急忙走出去,拧了下鼻孔,然后回里屋。我哽咽和爷爷说:“或许牛太累了,它想歇歇,爷爷,您就让它走吧。”爷爷没有再说啥,呆呆坐着,就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呆呆地坐着。我觉得爷爷一下子老了许多,或许牛对爷爷来说太重要了,他们就像形影不离的好朋友。

爷爷与牛有深厚感情,同样,他疼爱孙子的感情也令人肃然起敬。孩提时,我记得每天吃饭时爷爷总爱喝一小口,饭后常给我们讲爷爷的爸爸(我的曾祖父)从北海挑油和盐到玉林贩卖的艰辛或是抗日战争的故事。爷爷讲到尽兴时,总不免说:“乖孙,给爷爷倒杯水。”我诺了声,叫爷爷先停下来,然后我去倒水。当讲到日本飞机轰炸县城时,爷爷神情凝重:“那时我还小,看见日本飞机轰炸了县城,就哭了,外婆家就在那里啊,说不定外婆……”

我急忙问:“爷爷,您外婆怎么了?”

“幸好我外婆没有在县城,但是死了很多的人……”爷爷哽咽。我也跟着难过起来。

“乖孙,要努力学习!落后就要挨打!知道吗?”

“嗯!”我使劲点了点头。

我上学了,家里穷常交不起学费,老师要我告诉家里,叫及时缴费,要不然不给书读。我“呜呜”哭了,爷爷知道跑去学校哀求学校先给书读,等迟些日子卖了牛崽给学费。当领到新书,闻到浓香的油墨,我一下子陶醉了。此时,“乖孙,要努力学习!落后就要挨打!知道吗?”在我的耳边回荡。我又仿佛看见爷爷微笑着对我说:“努力学习,将来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。”知道这学习的来之不易,我每天刻苦学习,年年做班长,成绩每次都是第一名。六年级毕业时,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,我还可以参加县城的重点中学的选拔考试,后来被城里重点中学录取了,爷爷捧着录取通知书,戴上老花镜,一遍一遍地读。“我的孙儿,行!”这时,我感觉无限光荣。

也许穷家的孩子早当家。但是,我也想说,爷爷的自强不息,关爱孙子的行为让我小时候体会了农村生活的艰辛与不容易。爷爷除了放他的牛,平时还种有一小块果甘蔗。每到收获季节,到集市时常常砍上一捆,装上自行车,拉到镇的集市上卖。我常在后面帮助推车。爷爷的汗珠从脸颊上吧嗒吧嗒往下掉,黑色衬衫被汗水渗透像刚从水里捞出来。虽然从家到镇上走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,但是我觉得那是一条多么漫长的路。我不知道当时爷爷是怎样想的,我恨不得快快长大,接过爷爷的担子。五年级时,我从学校图书室借来种植甘蔗培育方法的书学习,然后向爷爷提要求:我要自己管理家里的果甘蔗。刚开始爷爷不同意,担心影响我学习,而且那么小做不了这体力活。我坚持着最终爷爷拗不过只好勉强答应了。也许爷爷的允许是对的,起码让我学会了独立,以及深深体会到农村生活真的很艰苦,从而使我更加努力学习。施肥或是剥甘蔗叶,我常汗流浃背,手臂,脚等被叶子划了一道道伤痕,很痒很刺痛,心里感觉很烦躁,但是我依然坚持着。当我学习懒惰时;当我遇到困难时;当我失败时……我想到了种甘蔗的经历,我常常勉励自己,这点困难比起种甘蔗简直微乎其微。收获时候,我和爷爷拉甘蔗到镇上卖。记得六年级的正月的一天,我们摆甘蔗在镇上守了一天才得五角钱,而工商所的人员收了五角的摊位费,我哭了,哭得很伤心。我为爷爷哭,我为家里哭,也为自己哭,我深深体会到这样下去,我是个永远没有出息的孙子。高中了,这种体会让我在学习上有了源源不断的动力,变得更坚强。当我在无人的角落啃着干萝卜狼吞虎咽吃饭时,我想到了爷爷的经历,也想到自己曾经的体会,我想自己是幸福的;当每天天还没有亮,我早已经在操场跑步,挥洒汗水时,仿佛爷爷在向我微笑,我看到了美好生活在向我招手;当我学习气馁,想放弃时,仿佛爷爷说,不累啊。啊!艰辛的生活磨练了我的意志,我是与大海浪涛搏击,爷爷一直在鼓励。

唉!我大学毕业了。爷爷由我孩时的矫健身姿变为行走需要拐杖的耄耄老人。美好生活的大门在为我打开时,却为爷爷关上了门;时间为我指引美好前程道路时,却为爷爷封了去路;我可以逐渐过上好日子时,爷爷却无法享受到甘甜。噩耗传来时,我刚好在他乡,我任凭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哗啦哗啦落下。

奶奶说,爷爷走的前一天说想见见孙,第二天早上突然起不来了。我哽咽着,我明白爷爷是我的一盏引路灯。

风轻轻拂来,草长得绿油油。爷爷,孙回来看您了……

(责任编辑:刘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