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大艺苑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人大艺苑

别再迷恋“临时抱佛脚”

2017-07-26 8754次浏览 作者:廖恒锋

最近,有位小老表垂头丧气跟我说:“这次考证又挂了,考三科废两科,无颜见江东父老啦!”我记得,这是他第三次告诉我同样的不幸消息了。

说起这位小老表,那可是家族曾经的骄傲,耀眼的985毕业,令人羡慕的金融专业。每次亲朋好友唠在一起,他都是刻意的话题,无不交口称赞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个绝顶聪明的人,考个从业资格证,竟然三次名落孙山,颇令人费解。

我怕有伤他的自尊心,前两次都是善解人意的安慰话。然而这次,我再也忍不住了,毫不客气追问他:“人家职校生都顺利过关了,你堂堂名牌大学高才生缘何屡战屡败啊?”

“这也许是临时抱佛脚吧!”他头一低,口咬食指,怪不好意思小声应着。

刨根问底,终于弄清了来龙去脉。原来他自命不凡,以为考个证不过小菜一碟,平时不是斗“地主”,就是搓“麻将”,不时还与人喝酒聊天,根本无暇复习,每次都是临考前一两个星期才想起此事,书还没来得及看完就匆忙进了考场,焉能蒙混过关,不被脚眼水呛死才怪呢!

探明其中原委,我虽然有点生气,但心底里还是油然生起了一丝同情。因为,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糗事啊!记得初入江湖的我,由于学非所用,一时兴起,萌生了考取第二学历的念头,雄心勃勃地加入了自考大军。但这种即兴的想法,很快就遭到各种兴趣爱好的围追堵截,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,考了两个轮回,才勉强蒙混过关。

现在回想起来,“临时抱佛脚”真的害人不浅,羞于谈起啊!

说起 “临时抱佛脚”,其实并非国人首创,纯属泊来之品。

据说东汉时,在彩云之南的南边有一个外邦小国,举国虔诚信奉佛教。有一次,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罪犯在夜深人静之时挣断了枷锁越狱而逃。第二天清晨,官府发现后即派兵差四处追捕。这个罪犯东躲西藏了一天一夜后已精疲力竭,眼看追兵将近,自知难以逃脱,便一头撞进了一座古庙。

这座庙里供着一座高大无比的释迦牟尼坐像。罪犯一见,顿时幡然悔悟,抱着佛脚号啕大哭,并不断磕头忏悔:“佛祖慈悲为怀,我自知罪孽深重,请求剃度为僧,从今往后,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!”直至把头都磕破了,浑身上下鲜血淋漓。

正在这时,追兵赶到,见此情景,竟被罪犯的虔诚信佛、真心悔过所感动,便派人去禀告官府,请求给予宽恕。官府听后,不敢擅作主张,立马禀告了国王。国王笃信佛祖,不但赦免其罪,还真的让他入寺剃度为僧。

后来,这个小国的一些僧人将这个故事传入我国,“临时抱佛脚”便渐渐以俗语自居,给庸懒者平添了一个绝佳借口。

姑且不论“临时抱佛脚”是国产还是引进,我以为皆有害无益。须知,不管这个罪犯是否虔诚信佛,他能逃脱刑罚纯属偶然!否则,世人皆为“楷模”,天下岂有大平?

但时至今日,有些人似乎仍未深谙其中道理。对“临时抱佛脚”仍奉为金科玉律。遇事不是仓促应对,就是奢想一蹴而就。根本不想作长远打算,依靠平时努力,充分准备,长期积累。

最近有位朋友来电询问:“去西山怎么走?”我忍不住好奇诘问:“准备去旅游啊?”

“我哪有那个闲功夫,小孩今年高考,听说那里有个寺庙很灵验,想带小孩去许个愿!”她的回答令我颇感意外。原来这位朋友也想“临时抱佛脚”了!我不禁心存疑惑:“你平时不激励孩子只争朝夕,靠临时烧香拜佛能管用?”

无独有偶,最近有则新闻也令人警醒。有位官员不思明白做事,清白做人,而是贪得无厌,毫无收敛。直到快要坠入万丈深渊,才想起害怕,四处求神拜佛。可惜神仙也无力回天了,“临时抱佛脚”为时晚矣!

如此种种,深究其根源,皆是“临时抱佛脚”的侥幸心理在作怪啊!

孰知,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更没有免费的午餐。任何事物都有规律可循,梦想一步登天、一夜暴富,纯属痴人说梦、异想天开。

“临时抱佛脚”能圆高考梦吗?不能。医学专家证明,睡眠剥夺对记忆的影响惊人。每少睡一小时,大脑工作效率就会递减。多数人的睡眠时间至少需要七八小时,大脑才能正常运作。熬夜苦读,无异于对抗自然生理节奏,记忆就会衰退。试图依靠考前的“临时抱佛脚”,显然无济于事。

“临时抱佛脚”能积累经验吗?不能。经验不可能平白无故得来,你只有经过反复实践,在成功与失败中不断总结,才能寻觅到梦寐以求的规律。否则,毛主席就不会反复强调:“没有调查、就没有发言权”,“从群众中来、到群众中去”。

“临时抱佛脚”能通往成功吗?不能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没有经过艰苦努力,没有付出辛勤汗水,没有遭受曲折磨练,你永远也别想到达理想的彼岸。否则,爱迪生就不会说:“成功是百分之一的灵感,加百分之九十九的辛勤汗水”。

思及于此,诸君难道还没有幡然醒悟?奉劝迷恋“临时抱佛脚”的朋友,此念可以休矣!

(责任编辑:谭乃豪)
上一篇: 遥远有多远
下一篇: 记住乡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