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大艺苑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人大艺苑

《我们这一代》:黑夜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

2018-03-20 576次浏览 作者:黄华敏

2017年12月31日,这一天标志着最后一批90后成年了。我们长大成人的同时,父母们正逐渐老去,从青春期的叛逆到长大后的代沟,年轻人似乎与父辈们总是有着打破不了的隔阂。

“十五岁的时候我跟你一样追赶流行,但五十岁我开始热爱俗气的一切。你觉得是我老了吗?不,我只是一如既往的热爱十五岁时喜欢上的东西。”父辈们成长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,如何去了解一个我未曾经历过的年代?透过肖全摄影作品《我们这一代》中所记录的时代面孔,我想试着去了解那个父辈成长的青春年代——

八十年代的中国,刚刚结束10年政治动荡,社会在波折中前进,改革开放缓慢起步,而文艺界却意外地是一片大好春天。电影、诗歌、小说、音乐、舞蹈、绘画……各类艺术百花齐放。张艺谋、陈凯歌、贾平凹、三毛、王朔、崔健、窦唯、杨丽萍、陈丹青……各界人才横空出世。

《我们这一代》张艺谋 。肖全 摄

你可能偶尔才看书,但一定常看电影。

八十年代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年轻导演在中国电影史上被称为“第五代导演”,他们在少年时代遭遇十年浩劫,被卷入上山下乡的时代潮流中,恢复高考制度后才得以重新进入校园接受教育。

张艺谋、陈凯歌、田壮壮等都是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人物,曲折的成长经历让他们体验了复杂的社会生活,这使他们有着深厚的生活积淀。在创作中,他们将视线集中在对中国乡土的关注和解读上,对社会底层保持着注视和同情,他们的艺术作品里透漏出对民族的深切热爱和忧患意识。

1987年,张艺谋开始执导第一部电影《红高粱》,由此开始他的导演生涯。《红高粱》通过对中国老百姓的群像刻画,展现了中国农民的精神状态,也体现了导演个人对人的本性与本质的思考。在那个一切都还朴素的时代,艺术取源于生活而不过分脱离现实,导演是真正的将个人的生活阅历揉入进创作中,电影是真正反映真实生活情感的艺术。

《我们这一代》崔健 。肖全 摄

你可能很少听摇滚,但应该听说过崔健。

摇滚乐起源于上世纪40年代的美国,以其灵活大胆的表现形式和富有激情的音乐节奏表达情感,受到全世界大多数人的喜爱。而中国摇滚乐的兴起与发展,相对西方延时了近40年。直到1986年,崔健在北京用高亢而真诚的嗓音嘶吼出这首《一无所有》,才正式开启了中国摇滚乐的时代。

“我曾经问个不休  你何时跟我走”

“可你却总是笑我  一无所有”

“我要给你我的追求  还有我的自由”

“可你却总是笑我  一无所有”

摇滚乐的出现,不仅让八十年代痛苦、失落、迷惘又无奈的中国青年们,找到了一种释放自己能量的渠道,更以其反抗主流意识形态、追求自由理想的先锋精神鼓舞了一代热血青年。玩摇滚,用音乐肆无忌惮地挥霍青春活力,勇敢呐喊出心中的理想与追求,原来如今稳重端庄的中年父母,他们也曾那样的“离经叛道”啊。

《我们这一代》顾城 。肖全 摄

你可能不会写诗,但或许读过不少诗。

朦胧诗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是伴随着文学全面复苏而出现的一个新的诗歌艺术潮流。朦胧诗以内在精神世界为主要表现对象,词汇明确简单,诗意隐约含蓄。

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。”顾城,这位专注于自然界美好纯净事物的“唯灵浪漫主义”诗人,用短短两句话抒发了在文革历史阶段中成长起来的那一代人,对黑暗的否定与反思、对光明的向往与追求。

在那个诗歌风靡的年代,成为诗人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,组建诗歌会,以诗会友,以巨大的热情投入到诗歌创作中,他们用简单的字眼、朴素的词句,努力地营造一个物外的、单纯的、与世隔绝的世界,这个世界存在于诗意中,不会轻易被世俗所打扰。

作为一个90后,我永远无法再次经历父辈的青春岁月,他们那一代人曾经的缺失、渴望以及对个人命运的抗争,是我远远无法感同身受的处境。回望历史,了解父辈们成长的时代,至少可以让我们对他们有多一份理解,你看,他们也曾是少年啊。(黄华敏)

(责任编辑:刘锻)
上一篇: 没有了
下一篇: 灯塔之魂